金鹰风月传第一章

暮色四合,太阳已经下山了,晁云飞愉快地挑着水,踏足崎岖陡峭的山路,朝着山上走去,他脸如冠玉,神俊朗,乍看似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,但是精赤的上身,肌肉贲结,肩头挑着两桶水,还是落足坚凝,步履轻快,倒像豪雄之士。

挑完这两桶水,便可以回家了,晁云飞天天挑水,没有么大不了,但是今天有点不同,今天是他的十八岁生辰,老爹曾经说过,那个神秘的缕花箱子,是他十八岁的生日礼物,他知道老爹没有忘记,因为昨晚老爹又在树下徘徊,长嘘短叹,还悄悄掉泪。

那个箱子大概尺许见方,用上等木材制成,通体缕花,精致贵重,怎样看也不该是当铁匠的老爹该有的,事实他也珍如拱璧,从来没有示人。

从晁云飞懂事开始,便常常看见老爹晁贵,在没有人时,捧着箱子发,小时候,他也不知查问了多少次木箱的来历,总是不得要领,然后有一次,晁云飞终于受不住诱惑,偷偷打开了箱子,发现里边藏着不少奇怪的东西,可是还来不及细看,便让晁贵发现了。

晁贵没有骂他,只是叹了一口气,从此箱子便不知所纵,但是更多时间闷闷不乐,也常常在树下流连,使晁云飞直觉箱子是埋在树下,也使他暗暗内疚,恨不得能让老父责打一趟。

从小到今,晁云飞总觉自己的老爹和人家的不同,晁贵对他不打不骂,纵然做错了,也不会疾言厉色,只是好言相劝,谆谆善诱,说到激动时,甚至老泪纵横,这时云飞唯有俯首答应,有时会使云飞怀疑,也许眼泪才是最有效的武器,然而晁贵也没有纵容晁云飞,相反来说,对他的要求之高,使人受不了。

好像挑水,看是木桶,事实是铁桶,单是桶已经比盛满了水的木桶重得多,而且挑水上山,不是有用,而是锻练气力,每天挑十八桶水上山,可不是说笑,而练力却是最轻松的功课。

在晁贵的督促下,晁云飞单日习文,双日习武,这些年来,可忙得他透不过气来,饶是天资过人,有时也筋疲力倦。

来到山巅了,晁云飞把水注入在石池里,石池是他建筑的,水也是他挑上来的,这时石池已经注满了水,好像完成了一件任务,使他满意地舒了一口气,便如常的靠在石后歇息,趁机整理紊乱的思潮。

这几天,老爹很奇怪,没有干活,整天坐在家里沉思,忽而拈须微笑,忽而脸色森沉,最后才走到树下徘徊,让晁云飞相信他想的是自己。

晁云飞叹了一口气,其实老爹奇怪的事可真数不胜数,这只是其中的一件而已,老爹文武双全,却自甘食贫,躲在黄石城这个小地方里当铁匠,花了许多功夫,要自己读书习武,辛苦练成一身艺业,却要隐藏实力,不许自己出人头地。

还有,老爹从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娘亲,他们不是本地人,却不知为甚么会来到这里,全都使人不明所以。

想到今天是成人的大日子,或许老爹会解答其中的一些疑问,晁云飞少年心性,想到便去做,正要下山回去,却发现有人上山,心里奇怪,暗念除了自己,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上山,于是往路上望去。

夤夜登山的是个女子,她一身黑色长裙,头上竟然戴着遮阳帽,身手矫捷,黑暗中衣袂飘飘,像鬼魅似的,倒让晁云飞吃了一惊,再看她盛臀蜂腰,婀娜多姿,夜风中,醉人的幽香暗送,虽然瞧不到脸貌,却感觉她魅力逼人,不禁生出好奇之心,遂躲在暗处窥伺。

‘上座,秋怡来了。’抵达峰巅后,那女子揭下遮阳帽,低声叫道。

这时月亮已经露出了半边脸儿,山上不太黑暗,晁云飞看见秋怡的脸孔,不禁双眼发直,暗念这里来了这样的美人儿,却也没有人谈论,更忘了山上的地方不多,要是秋怡周围搜索,他便无所遁形了,幸好秋怡只是叫了两声,发觉没有人答应,便坐在石上等候。

晁云飞此际才明白甚么叫秀色可餐,这个秋怡看来是廿岁左右,冶艳迷人,醉人的风韵,真是一个绝代尤物,眉目间带着淡淡的哀愁,更使人怦然心动。再看她的衣服,在月下闪闪生光,当是名贵的绫罗绸缎,她却随便坐在石上,一点也不放在心上。

秋怡虽然坐在石上,目光却望着登山小径,有点焦急的样子,待她发现在人登山后,立即站了起来,恭身而立。来人身穿蓝布衣服,长发披肩,额上箍着金环,足登草耳麻鞋,手上握着长杖,彰头鼠目,却是一个高挑的瘦子。‘上座,婢子秋怡叩见。’秋怡跪在瘦子身前见礼道。‘不见了一阵子,好像更标致了。’瘦子冷冷地说∶‘事情办好了没有’‘还没有,请上座宽限几天吧┅┅’秋怡垂着头说,瘦子没有招唿,她也不敢起来。‘混帐,一点小事也办不成,究竟是甚么原因’瘦子悻然道。‘是┅┅是因为┅┅’秋怡嗫嗫不知如何回答。‘因为你犯贱,是不是!’瘦子骂道∶‘怪不得王图说你不听指挥了。’‘不是的,他┅┅他调戏婢子不成,才公报私仇吧!’秋怡粉脸煞白道。‘胡说!’瘦子叱道∶‘你是甚么东西,碰碰有甚么了不起告诉你,王爷已经同意让王图负责这里的大小事务,你看着办吧。’‘是┅┅’秋怡忍气吞声答道,却也忍不住珠泪盈眸了。‘本座再给你三天的时间,要是那时办不成,便让你走一趟十八层地狱!’瘦子愤然道。‘上座┅┅’秋怡脸露惧色地叫。‘毋用多言了,黑石城已经得手,要是让你给坏了事,恐怕王爷要你永不超生!’瘦子森然道。‘婢子知道了,求你赐下解药吧。’秋怡知道再说亦是徒然,唯有答应道。‘解药没有解药便办不了事么’瘦子冷笑道。‘不是的,婢子只是害怕蛊毒发作,误了上座的事吧。’秋怡分辩道。‘牙尖嘴利的浪蹄子。’瘦子笑骂道∶‘也罢,便宜你一趟了,让本座亲自为你上药吧。’‘就在这里’秋怡吃惊道。‘这里不好吗晚上没有人会来,幕天席地,别有一番风味呀!’瘦子怪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瓶子,脱掉裤子说∶‘给我把药擦上去。’

这时秋怡还是跪在瘦子身前,伸手接过药瓶,爬前一步,竟然把瓶里的药擦在瘦子的鸡巴上面。‘那老鬼还成吗’瘦子轻抚着秋怡的秀发问道。‘他┅┅他哪里比得上你老人家。’秋怡强忍辛酸,咬着牙在开始勃起的鸡巴抚弄着说。‘你的嘴巴真甜。’瘦子‘哈哈’大笑,握着昂首吐舌的肉棒,送到秋怡唇旁说∶‘吃下去,让他好好地疼你吧。’‘┅┅上座,已经擦上药了,婢子恐怕┅┅’秋怡移开粉脸道。‘噢,我忘了。’瘦子遗憾地说∶‘下一趟记得吃一下才上药。’‘是,婢子知道了。’秋怡舒了一口气,把裙子翻到腰间,解下包裹下体的汗巾,弯身向后,拱桥似的仰卧地上。瘦子淫笑一声,跨在秋怡身上,用鸡巴抵着裂开的肉缝磨弄了几下,腰下使劲,沉身便把鸡巴送了进去。

晁云飞瞧的目定口呆,想不到这对奇怪的男女如此无耻,虽然说秋怡好像为势所逼,但是看她熟练地在猥琐的瘦子身下,婉转承欢,逢迎献媚,比黑石城藏玉院的婊子还要淫荡无耻,更生出莫名其妙地的恨意。

别看云飞只是个大孩子,男欢女爱的经验,不知多么丰富,原来他比常人早熟,而且天赋异禀,性欲特别旺盛,很早便开始手淫,这也是晁贵奇怪的地方,发现云飞靠五指儿消乏后,便向他灌输男女之道,还与他一起往黑石城的藏玉院寻欢,加上少年的荒唐,晁云飞年纪轻轻,已是花丛老手了。

瘦子一鼓作气,抽插了数十下,正想换过姿势,孰料秋怡却把粉腿缠在他的腰间,纤腰美妙地扭动几下,他的欲火顿时一发不可收拾,怪叫几声,便得到了发泄。晁云飞差点便骂了出来,这瘦子如此没用,真是浪费了这个迷人的尤物,一念及此,腹下更是涨的难受。瘦子伏在秋怡身上歇息了一会,然后爬起来走到池边洗濯,秋怡可没有动,待他离开后,才取过汗巾,背着瘦子清理牝户的秽渍。‘你莫道用了解药,一个月内不会发作,三天的期限还在的,要是那时还办不成,便莫怪我翻脸无情。’瘦子穿上裤子,扬长而去。秋怡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流着泪,使晁云飞怜意陡生,差点想现身,查问她是甚么人,中了甚么毒和瘦子逼她作甚么事,但暗念这两人诡异莫名,可不能鲁莽,无奈眼巴巴的看着她离开,才没精打采地捡起水桶,预备回家。‘云飞,你在哪里’忽然山下有人唿叫道。‘我在这里,甚么事’晁云飞认得是邻家屠户的儿子侯荣,是他的几个好朋友中的一个,于是答应道。‘晁大叔中风了,你快点回家吧。’侯荣高声叫道。晁云飞大惊失色,飞奔下山,返抵家里时,发觉老爹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已是处于弥留之际了。‘爹爹,你┅┅你怎么了孩儿回来了!’晁云飞扑在床沿急叫道。‘┅┅军儿┅┅我┅┅我不┅┅成了┅┅你┅┅好┅┅自为之┅┅箱子┅┅在树下┅┅忍┅┅忍耐┅┅作!’晁贵勉力指着屋后说。‘大夫┅┅找了大夫没有’晁云飞扭头望着屋里的邻人叫道,发现附近人家都找他看病的文夫子,看他神色黯然,心里一寒,眼泪忍不住汨汨而下。‘忍┅┅忍耐┅┅箱子┅┅你┅┅!’晁贵喘着气叫了几声,头胪一侧,便一瞑不视了。‘爹爹┅┅!’晁云飞骤遭大变,六神无主,念到老父抚育深恩,禁不住伏在尸身上痛哭。已经是深夜了,晁云飞默默的坐在树下,想不到十八岁的生辰竟是这样渡过的,箱子该在身下,但是此时哪有心情发掘。晁云飞忽然听到屋外有些细碎的声音,知道有人接近,要不是坐在这儿,也未必听得到。

‘进去,给他说清楚吧。’有人细声说话道,声音有点熟悉,晁云飞不记得甚么时候听过。‘他才死了爹爹,好像不大好吧。’一把清脆的声音说。

晁云飞认得了,说话的是玉翠和寡母艳娘,艳娘给人缝补衣裳为生,两母女相依为命,艳娘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从黑石城迁来的,据说年青时,是那里的第一美女,晁云飞却感觉她烟视媚行,倒像藏玉院的母。玉翠长得很像母亲,但是青春焕发,娇艳迷人,在晁云飞眼中,才是黄石城的大美人。想起玉翠,晁云飞便生出一阵暖意,他们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自从去年一个月圆的晚上,玉翠献上了宝贵的童贞,两人更是山盟海誓,矢志不渝,一个非妾不娶,一个非君不嫁,羡煞旁人。玉翠也不是没有缺点的,偶尔使使小性子,还可以添一些乐趣,但是整天做梦要当少奶奶,吃香喝辣,穿金戴银,却使晁云飞有点厌烦,唯一的解释,是艳娘视财如命,她自幼受母亲薰陶,也变得好逸恶劳,希望不劳而获。‘有甚么不好,丑妇终须要见家翁的。’艳娘又再催促了。晁云飞心头狂震,难道艳娠发觉了两小口子的私情,要和玉翠提亲,他不是不想,但是爹爹新丧,此时怎能迎娶。玉翠打门了,晁云飞浑浑噩噩的打开了门,果然是玉翠,她一身簇新的花布衣裤,俏脸酡红,使人怦然心动。‘翠翠┅┅!’晁云飞激动地拉着玉翠的玉手,不知如何说话。

‘不要。’玉翠含羞挣脱了晁零飞的手,臻首低垂道。晁云飞有点奇怪,往日要是这样,她多半会顺势投怀送抱,再看艳娘并没有出现,看来是躲在外边,让小俩口说些体己话,所以玉翠害羞了,不禁有点紧张道∶‘进来再说吧。’‘就在这里说几句便是。’玉翠玩弄着衣带说。‘有甚么和我说’晁云飞吸了一口气道。‘我要嫁人了。’玉翠红着脸说。‘我┅┅我很高兴┅┅我会好好对你的┅┅!’晁云飞语无伦次道。‘你误会了。’玉翠有点着急道。‘但是爹爹┅┅我们可要耽搁一下┅┅’晁云飞没有留意玉翠说甚么,自顾自的说。‘你还在做梦,我家的玉翠,过几天便要下嫁黄虎军的队长丁同,当队长夫人了,此行是要告诉你别再缠着她的。’艳娘突然出现,气愤地说。‘甚么’晁云飞难以置信道。‘对不起┅┅我┅┅!’玉翠嗫嚅道。‘你┅┅你是骗我的!是不是她逼你!’晁云飞颤声叫道。‘骗你干么’艳娘拉着玉翠的手,说∶‘这金镯子便是聘礼,你有吗’‘我┅┅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!’晁云飞铁青着脸说。‘出人头地人家每个月的俸银便有五个银币,你有多少呀’艳娘冷嘲热讽道。‘翠翠,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’晁云飞强忍怒火,问道,五个银币可真不少,爹爹当铁匠,每月才赚取几十个铜板吧。‘除了金镯子,还有许多漂亮的衣服,我┅┅’玉翠怯怯地说。‘贪慕虚荣的贱人!’晁云飞彷如睛天霹雳,怒吼道。‘小飞,你┅┅你一个人也不易过活,我们如何能够在一起。’玉翠鼓起勇气道。‘滚!’晁云飞断喝一声,背转身子,再也不望玉翠一眼。‘走吧,以后也别见这穷小子了。’艳娘鄙夷地拉着女儿,转身便走,玉翠偷偷舒了一口气,便随着母亲离开了。晁云飞气得虎目喷火,暗暗立誓,无论吃多少苦,也要出人头地,洗雪今日之辱。

牛车盛着晁老爹的灵柩,慢慢离开黄石城,驾车的是李广,他是一个年青大个子,行猎为生,气力很大,侯荣伴着晁云飞随在车后行走,两人都是晁云飞的好友,一起护送晁老爹去埋骨的地方,本来还有文夫子的儿子文白的,但是他机灵有余,却干不得粗活,晁云飞便不让他同行了。晁贵生前,每一年都会歇业几天,和云飞前往北方的伏牛山,登高远望,所以晁云飞决定把老父葬在那里,希望老父能够安息。一夜之间,晁云飞从一个开朗活泼的小伙子,变成沉默寡言,整天也不说半句话,深遽的俊目,除了哀伤,偶尔还闪烁着愤恨,李广侯荣只道他伤心老父亡故,也不敢多话。走了两天,他们抵达狂风峡,往西行是黑石城,绕城而过,便是伏牛山的山脚,要是穿过狂风峡,路程可短得多,然而狂风峡地势险要,龙蛇混杂,道路不大平静,行旅甚少。

晁云飞等初生之犊不畏虎,更没有甚么财物,想也不想,便走进峡里,走了半天,正要找个地方用膳歇息,忽地听得远处传来女子唿救的声音,三人少年心性,当然不会置诸不理,李广把牛车停在路旁,齐齐提着兵器赶去。李广的兵器是行猎用的虎叉和弹弓,侯荣手执屠刀,晁云飞没有兵器,出门时取了打铁用的铁锤防身。接近发出声音的地方时,叫唤的声音更是凄厉,晁云飞比较稳重,示意李广等不要鲁莽,才悄悄的掩了过去。就在这时,听得有人大叫‘住手’,三人知道有人先行一步,遂躲在暗处窥伺,只见一个铁塔似的中年壮汉,手执铜棍,指着两个獐头鼠目的汉子在破口大骂,他们按着一个泣不成声的女子,她的衣襟敞开,胸前的大红色肚兜已经歪在一旁,肉腾腾的奶子裸露在空气里,看来那壮汉及时制止一宗使人发指的恶行。两个暴徒知道事败,好像惧怕那个壮汉,丢下手中猎物,慌忙发足狂奔,壮汉本欲追捕,但是女郎求救的声音,却使他不得不留下来予以照顾。

‘姑娘,你没事吧’壮汉问道。‘救我┅┅呜呜┅┅壮士┅┅呜呜┅┅求你救救难女吧!’女郎杜鹃泣血般哀叫道。‘你可有受伤伤了哪里’壮汉蹲在女郎身畔,白皙皙的胸脯,使他眼花了乱。‘你┅┅你让奴家坐起来吧。’女郎呻吟着说。壮汉固所愿也,不敢请矣,赶忙小心奕奕地扶着女郎的香肩,她嘤咛一声,靠了过去,还主动的抱着壮汉的脖子。这时晁云飞等人也看见女郎的脸孔了,她大约是花信年华,柳眉凤目,鼻如悬胆,唇若涂脂,魅力逼人,三人禁不住相顾摇头,暗念要是早到一步,便可以一亲香泽了。壮汉也是意情迷,女郎嫣然一笑,檀口忽地喷出一股粉红色的浓雾。‘贱人!’壮汉怒吼一声,长身而起,但是已经站不稳了,踉跄急退,最后还坐倒地上。‘任你奸似鬼,也要吃老娘的洗脚水!’女郎格格娇笑,一个燕子翻身,俐落地从地上弹起,全无顾忌地当着壮汉身前,整理着身上的衣服。‘你┅┅你是甚么人’壮汉大叫道,声音虽然嘹亮,可是中气不足,好像有气无力似的。‘本姑娘便是粉蝶朱蓉,你连我也不认识,如何还敢和本盟作对!’女郎冷笑道。‘又是你们!’壮汉愤恨道∶‘你究竟想怎样’‘还不是那一句,加入本盟,交出四方堡。’朱蓉道。‘我们全是安份守己的良民,不会和你们一起作恶的。’壮汉恼道∶‘四方堡也不是我一人所有,答应也是没用。’‘童刚,你是童家的家长,可以代表童家,其他几个老头子,我们自有法子的。’朱蓉笑道。‘不行的,就算杀了我也不能答应!’童刚坚决道。‘既然如此,那可不要怪妾身得罪了。’朱蓉荡笑一声,从怀里取出一颗丹丸,说∶‘这是‘销魂极乐丹’,男人吃了,欲火焚心,春风一度后,却会脱阳而死,那时我把你的尸身挂在四方堡,让他们永远记得你!’

‘你┅┅为甚么不痛痛快快的给我一刀!’童刚惊怒交杂道。‘这还不痛快么像我这样的美人儿,不知多少男人,想看看也不成!’朱蓉媚笑道。‘不要脸的贱人!’童刚气得浑身发抖,他不是怕死,但是如此死法,便丧尽英明了。‘难道妾身不漂亮么’朱蓉无耻地转了一个身说,倒也风姿绰约,体态摭人。‘姑娘当然漂亮了。’清朗的声音在旁边响起,当然不是童刚,说话的原来是晁云飞。‘小兄弟,你是谁呀’朱蓉看见说话的是一个精壮结实,英气勃勃的小伙子,不禁生出好感说。‘在下晁云飞,这位大叔既然不愿加盟,姑娘还是放他走路吧。’晁云飞不亢不卑地说。‘这是我们大人的事,小兄弟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吧。’朱蓉和颜悦色道,她生性风流,喜欢和俊俏的后生厮混,要不是正在办事,一定不会放过晁云飞的。‘此言差矣,天下人管天下事,那分尊卑老少,而且姑娘青春年少,怎么说话老气横秋呀。’晁云飞朗声说道。‘你真会说话。’朱蓉吃吃笑道,突然发觉童刚身畔,站着一个手执屠刀的胖小子,知道给晁云飞分散了注意力,失掉煮熟的鸭子。‘妖女,快点滚吧,我们兄弟不是好惹的。’小胖子不耐烦地说,他正是侯荣,天性害羞,最怕和漂亮的女孩子说话,朱蓉淫毒狡诈,使他特别讨厌。‘你们几个大男人一起欺负人家么’朱蓉楚楚可怜地从腋下取出大红色的绣帕,轻抹着粉脸的香汗说。‘我们哪里欺负你┅┅’晁云飞笑道,可是语音未住,红云扑脸而来,耳畔传来童刚高唿小心的声音,幸好他早有防备,急扭熊腰,避开了朱蓉那香喷喷的绣帕,同时舞动手中铁锤,护住头脸,只听得‘叮叮’几声,及时击落几根细如牛毛的金针。‘小兄弟,好机灵呀!’朱蓉格格娇笑,再度挥动绣帕。晁云飞初次和人交手,没有实战的经验,也不知自己的武功深浅,更担心朱蓉的绣帕淬毒,于是闭住唿吸,谨守门户,稳扎稳打,朱蓉却道他的武功不外如是,生出轻敌之心,故意使出一套花俏的武功,卖弄风情。侯荣看见朱蓉彷如穿花蝴蝶般围在晁云飞身畔打转,绣帕好像一朵红云,净是往他的头脸招唿,晁云飞却是只守不攻,形势不妙,想上前帮忙,却又牢记云飞的吩咐,不能置中了暗算的童刚不顾,更是急得顿足怪叫。

童刚虽然受制,眼力犹在,暗道这个少年招式沉稳,然而应变不足,几次错过制住朱蓉的良机,也担心他的功力尚浅,无法持久闭气,那时更易受制那迷魂香帕了。‘妖女,看暗器!’突然有人扬声大叫,接着便是几股劲风连珠而至。朱蓉嗤笑一声,柳腰款摆,轻易地便避开了袭来的暗器,纵身转到晁云飞身后,还没有发招,不知如何,玉腕却给他一把捏在手里。‘姑娘,不要动手了。’晁云飞气定神闲地说,朱蓉的玉腕纤巧柔滑,握在手里可真舒服。‘放手呀!抓着人家的手干吗’朱蓉嗔道,看见一个手提虎叉的汉子疾步而至,知道是他发出暗器的。‘不能放手!’侯荣童刚不约而同地大叫,可是来不及了,晁云飞已经松开了手,还退后两步。‘小兄弟,后会有期了。’朱蓉见他们人多势众,不知还有没有其他高手,最可虑的是晁云飞深不可测,不知自己如何受制,那敢再留,急忙逃走,晁云飞料不到她说走就走,却也无心追赶。‘小飞,怎么放走了她’后来的汉子说,他就是李广,本来负责用弹弓发出暗器相助,却道晁云飞势危,所以现身合击。‘好男不与女斗,算了吧。’晁云飞点头道,他已经摸清楚朱蓉的深浅,知道她不是自己的敌手。‘但是这位大叔的解药┅┅’李广着急道。‘呀┅┅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’晁云飞惭愧道∶‘那怎么办’‘小文说过大多迷药可以用冷水化解,我们试一下吧。’侯荣取过水囊,让童刚喝了几口,隔了一会,童刚便慢慢回复了气力。‘多谢三位少侠相救。’童刚抱拳称谢道。三人虽然逊谢,却不禁生出飘飘然的感觉,特别是侯荣李广,听得童刚以少侠相称,彷佛感觉已经变成大英雄,兴致勃勃地追问童刚和这妖女结仇的经过。

原来北方遍地烽烟,战乱连年,民不聊生,很多人外逃,有平民百姓,也有残兵败将,初来的大多定居五石城和附近的地方,但是难民众多,五石城实在容不下这许多人,也有很多定居狂风峡,其中良莠不齐,有些沦为盗贼,不甘为盗的,便聚居一起,自食其力。四方堡大多是童,方,董,邓四姓,聚居回春谷,耕种为业,自给自足,彷如世外桃源,但是好景不常,这两年里,一个浑号红胡子,名叫罗其的盗首突然冒起,领袖群雄,成立狂风盟,还胁逼定居狂风峡的难民加盟,由于四方堡地处要塞,罗其有意在那里下寨,遂成为逼害的目标。四方堡不愿归顺,也无力消灭罗其,看见罗其气焰日张,恐怕养虎为患,不得已遣派童刚往黑石城,希望能够说服城主出兵剿贼,岂料为朱蓉暗算,差点丧命。晁云飞等明白兹事体大,纵然有心帮忙,也是力有不逮,不禁有点失望。童刚当然没有指望他们能够帮忙,知道他们要往伏牛山,主动送上信符,让他们可以从四方堡上山,省时省力,他也继续赴黑石城求援。四方堡依山而建,形势险要,易守难攻,相信是罗其垂涎的原因。晁云飞等人有童刚的信符,顺利入堡,并获招待渡宿,堡中地方不小,估计可以容纳许多人。一宿无话,次天,三人扶灵上山,找到一处望北的地方,把晁贵下葬,殓葬完毕后,便启程回家,三人也不循原路返回黄石城,却从另外一边下山,取道黑石城回去。黑石城虽然比黄石城小,但却繁荣得多,茶楼酒馆、妓院赌坊,应有尽有,只是三人没有钱,只能愣头愣脑的四处闲逛,晁云飞跟随晁贵来过几次,老马识途,领着李广侯荣,在路旁找了个廉价面档用膳。吃饭时,三人难免大放厥辞,从淫荡无耻的朱蓉说起,谈到藏玉院的旖旎温香,风流艳事,李广侯荣自是艳羡不已,晁云飞却黯然神伤,没有了爹爹,往后可要靠自己了。兴高采烈时,晁云飞突然看见一队黑鸦军押着一个披枷带锁的大汉经过,那人竟然是童刚。三人相顾失色,可不明白童刚前来求援,如何会沦为阶下囚,而且他正气凛然的样子,不类坏人,该不会在这里犯事的。看见童刚后,三人更不愿离开了,决定要找出真相,他们阮囊羞涩,哪里有钱投店,于是找到一所废弃了的破庙,安顿牛车,也用来作居所,然后分头打探消息。虽然晁云飞从来没有踏足江湖,但是得到晁贵的指点,除了欠缺经验,门道却像老江湖,他立定多听少说的宗旨,预备往人多的地方探听,可是才刚走进市场,却碰上了熟人。

‘飞哥儿,怎么入城也不来看我’说话的是一个风情万种,烟视媚行的半老徐娘,看来不是良家妇女。‘是你┅┅爹爹死了,我又没有钱。’晁云飞腼腆地说,认得那是春花,是藏玉院的姑娘,曾经教晓了他许多床上的功夫。‘对不起,我不知道老爹去世了。’春花歉然道∶‘但是没有钱也可以看我呀,我又不是要你的钱。’‘你不要钱,院子里也要花钱呀。’晁云飞知道她不是胡说,春花虽然阅人无数,经验丰富,却不是他的敌手,只有和他在一起时,才能得到肉欲的满足。‘为甚么不上我家,一定是忘了我住在哪里吗’春花在晁云飞的手臂捏了一把说,她积了点钱,早已自行赎身,但是赎身却花光了积蓄,便继续操贱业为生。‘我现在便去。’晁云飞笑嘻嘻道,暗念春花以迎送为业,该有些别人没有的消息的。春花住的地方虽然不大,却也窗明净,收拾得干干净净,春花招唿晁云飞坐下,便去张罗茶水。‘近日好么’晁云飞喝了一口茶问道。‘城里又多了几间窑子,要不是多了些外来人,讨生活也不容易呀。’春花热情地靠在晁云飞身畔答道。也不用晁云飞发问,春花便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,从贪财好色的城主,终于成家立室,说到最近多了许多外来的武人,本来身处乱世,习武的人多,不足挂齿,但是这些人全带着怪怪的北方口音,又像是一伙的,还出入城主的府第,却是大不寻常。说到狂风峡时,春花的话更多了,原来狂风盟扩张的事,黑石城早有所闻,前些时城主还打算派兵围剿,后来却不了了之,前些时狂风盟入城开设妓院、赌馆,城主竟然不闻不问,知道的人都是大惑不解。晁云飞暗叫不妙,看来问题正是出在城主身上,他要不是和罗其同流合污,便是别有内情,突然记起生辰那天,秋怡和那神秘瘦子的对话,更替童刚着急。追问下去,知道狂风盟在城里的妓院赌坊生意很好,城里的混混也没有人去搅事,处处显示罗其在城里有人撑腰。

‘要是你下个月才来,可见不到我了。’春花幽幽地说。‘为甚么’晁云飞讶然道。‘狂风盟的人来了以后,生意愈来愈难做,藏玉院的老板要搬到红石城,还打算让我当母呢。’春花答。‘我可以去红石城探你的。’晁云飞笑道,除了黑石城,他还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,倒有意往五石城逛逛。‘你要是来,我一定给你找一个漂亮的姑娘的。’春花道。‘你呢你不理我吗’晁云飞笑嘻嘻地在春花的胸脯上搓揉着说。‘我人老珠黄,你还要吗’春花叹气道。‘怎么不要,我还没有满师呀!’晁云飞笑道。‘你已经青出于蓝,我还能教你甚么’春花白了晁云飞一眼说∶‘要是你不嫌弃,我可以让你暖暖手的。’‘那便暖手吧!’晁云飞涎着脸把手探进春花的胸脯里说,尽管她保养得尚好,还不至年老色衰,但是奶子已有松弛的感觉,和玉翠的结实娇嫩相差很远,想到玉翠,晁云飞便心里漓血。‘你真顽皮!’春花媚笑一声,没有气力似的软在晁云飞身上,玉手却在隆起的裤裆揉弄着。晁云飞血气方刚,如何受得了这样的逗弄,动手去扯春花的衣服,春花也没有做作,处处迁就,不用多少功夫,两人便肉帛相见,袒裼裸裎了。‘飞哥儿,你又长大了!’春花套弄着那雄风勃勃的肉棒说∶‘这些日子,可有练习我的风流十八式吗’‘有的,分开许多次吧。’晁云飞爱抚着春花的大奶说,玉翠的影子又出现在脑海中。‘这还用说么’春花吃吃笑道∶‘要是一次使完,那有女孩子受得了!’‘你也不行么’晁云飞笑道。‘试一下吧,别弄死你的大姐姐便是!’春花放荡地说。

晁云飞得到发泄时,春花虽然没有死,已是累得动也不能动,但是晁云飞知道她是喜欢的,因为他要走时,春花还是死活拉着不放。童刚处境不妙,晁云飞不走不行,回到了破庙,李广侯荣已经回来了,侯荣跟纵那些黑鸦军,知道童刚囚禁的地方,李广却发现朱蓉也来到黑石城,还走进了一叫做‘花月楼’的房子。‘花月楼那里是狂风盟经营的妓院呀!’晁云飞嚷道。‘你如何知道’‘那怎么办’李广侯荣齐声问道。‘我查出来的。’晁云飞思索着说∶‘待天黑时,我们潜进去,且看有没有发现。’‘那里的围墙很高,我可爬不进去。’李广搔着头说。‘那便让我进去好了,你们给我在外边把风,不要让人发觉。’晁云飞充满信心道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